科索沃是欧洲最年轻的“国家”吗?

在如今的世界政治舞台上,除主权国家外,还有一些未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政权。比如巴勒斯坦、阿富汗(政权)。▲有限承认政权(绿色为联合国会员国、橙色为至少有一个联合国会员国承认该政权、红色为未被任一联合国会员国承认)

在相对发达的欧洲大陆,也有这样获得“有限承认”的政权,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科索沃。

宗教、民族构成复杂的巴尔干半岛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科索沃就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内陆,面积1.1万平方公里。

冷战结束后,科索沃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于2008年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虽然科索沃未能加入联合国,但却获得了西方国家的普遍支持。

98个联合国成员国承认其“独立”地位,而塞尔维亚则坚持科索沃是本国的一个自治省。

国际社会在科索沃问题上观点分裂,有的西方人把它称为“欧洲最年轻的国家”。

那么,科索沃究竟是不是独立国家?南斯拉夫解体后,科索沃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独立”的?

如今的巴尔干半岛民族构成复杂,主要分为南部斯拉夫人、希腊人、阿尔巴尼亚人等。

公元前33世纪,希腊文明诞生在巴尔干最南端,居住在希腊人北方的伊利里亚人(阿尔巴尼亚人祖先)也被希腊文明的曙光照耀。

如今在巴尔干分布最广的南部斯拉夫人,则是在6世纪末因民族大迁徙来到此地。

南部斯拉夫人进入巴尔干时,当地正被鼎盛期的拜占庭帝国所统治,大部分南部斯拉夫人臣服于拜占庭并皈依东正教,小部分臣服于西欧的天主教国家。

9世纪后南部斯拉夫人分化成塞尔维亚(信仰东正教)、克罗地亚(信仰天主教)等民族。

塞尔维亚人分布在巴尔干半岛西部内陆,公元780年,塞尔维亚公国成立。为防范临近的保加利亚人入侵,塞尔维亚选择臣服于拜占庭帝国以求获得保护。

进入12世纪,拜占庭国力衰落,塞尔维亚脱离拜占庭控制。13世纪,塞尔维亚从拜占庭手中夺走了科索沃地区。

塞尔维亚人还南下扩张,征服了居住在巴尔干西部沿海地区的阿尔巴尼亚人,获得了出海口。

广布的山地限制了巴尔干各地的沟通,但阿尔巴尼亚人也借此保住了民族特色,没有被斯拉夫人同化。

1346年,塞尔维亚国王斯蒂芬·杜尚建立塞尔维亚帝国,与拜占庭皇帝分庭抗礼,帝国的首都位于今科索沃境内的普里兹伦。

作为东正教世界的一部分,塞尔维亚帝国全境原属于君士坦丁普世牧首管辖(驻地位于拜占庭帝国首都,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为摆脱拜占庭的影响,杜尚建立了独立于君士坦丁堡的新牧首,驻地位于科索沃的佩奇。在塞尔维亚的民族记忆中,科索沃是承载塞尔维亚民族荣耀的地方。

公元1355年,杜尚皇帝去世。由于继任者的无能,帝国很快陷入分裂。与此同时,一个更为凶悍的敌人-奥斯曼帝国正在东方悄然崛起。

14世纪上半叶,奥斯曼帝国开始向巴尔干扩张,保加利亚人、希腊人相继被征服。此时半岛上能打的仅剩塞尔维亚人。

1389年6月,10万奥斯曼大军与塞尔维亚人为主的联军在科索沃展开对决。奥斯曼帝国赢得了最终胜利,曾见证塞尔维亚辉煌的科索沃,如今却奏响了民族沦亡的悲歌。

至15世纪末,奥斯曼帝国吞并了整个巴尔干。作为教国家,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及其他征服地区向非居民征收高昂的赋税,而则免于征税,借此吸引异教徒皈依教。

自视为东正教世界柱石的塞尔维亚人不肯就范,且科索沃在被奥斯曼征服过程中惨遭兵燹,大量塞尔维亚人离开了世代居住的科索沃,前往中欧的匈牙利、奥地利。

邻近的阿尔巴尼亚人历史上先后被希腊、罗马、拜占庭、塞尔维亚统治。信仰在多神教、天主教、东正教间变化。对他们而言,选择哪种宗教更像是对统治者的妥协,缺乏必要的忠诚。

阿尔巴尼亚土地贫瘠、经济落后,皈依教能让阿族获得奥斯曼帝国的认可,为民族发展赢得出路。大量阿尔巴尼亚人加入奥斯曼军队,在奥斯曼统治的5个世纪中,25名阿尔巴尼亚人成为帝国的宰相。

奥斯曼帝国将化的阿尔巴尼亚人迁入科索沃,填补因塞尔维亚人迁徙而造成的人口空白,科索沃逐渐“阿尔巴尼亚化”。

征服巴尔干后,奥斯曼帝国以此为基地多次入侵中欧。1683年,奥斯曼大军在维也纳城下战败,帝国国势开始滑落。

内部的权力争斗和国家机器的腐朽让奥斯曼帝国的发展停滞。到18世纪末,曾让欧洲震颤的奥斯曼帝国反倒沦为欧洲列强的猎物。

为了控制黑海,俄国急需将巴尔干纳入势力范围,俄国利用巴尔干斯拉夫人的东正教信仰和斯拉夫主义,挑战奥斯曼在黑海和巴尔干的地位。

1821年,希腊人打响了巴尔干民族独立的第一枪。在英法等国支持下,奥斯曼帝国在1832年承认希腊独立。塞尔维亚等民族也掀起起义,迫使奥斯曼帝国给予更多自治权。

奥斯曼帝国难以招架,被迫承认塞尔维亚、罗马尼亚等地的独立,但被塞尔维亚视为民族摇篮的科索沃仍被奥斯曼帝国统治。

到1900年,阿族已占科索沃人口的60%,余下40%由土耳其人、塞尔维亚人等民族共同构成。但塞族不会因为当地民族构成改变而放弃科索沃。

到20世纪初,尽管巴尔干半岛出现了许多新独立的斯拉夫国家,但半岛的大片领土仍掌握在奥斯曼帝国手中。

为了夺取土地,1913年,塞尔维亚与保加利亚、希腊、黑山组成同盟对奥斯曼帝国宣战。

奥斯曼军队无力抵抗,塞尔维亚占领了科索沃,计划向西占领阿尔巴尼亚地区,获得出海口并实现“大塞尔维亚”计划。

奥匈帝国(1867年由奥地利帝国改组而来)不想让塞尔维亚做大,因为从宗教上来说,奥匈帝国信奉天主教,塞尔维亚信奉东正教;从民族感情上来说,塞尔维亚更亲近于同属斯拉夫国家的俄国,而俄奥在巴尔干是竞争关系。

在奥匈帝国调停下,塞尔维亚得到了科索沃,但阿尔巴尼亚独立建国,塞尔维亚拥有出海口的计划破灭。

阿尔巴尼亚独立了,可阿族聚居的科索沃被塞尔维亚吞并,这让阿民族主义者很是不满。

1914年6月,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在外交讹诈塞尔维亚政府无果后,奥匈帝国出兵入侵塞尔维亚,一战爆发。

这场持续4年的战争最终让奥匈帝国分崩离析,塞尔维亚趁机控制了奥匈帝国境内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等斯拉夫人聚居区,成立了南斯拉夫王国。

塞尔维亚人在这个国家中占据主导地位,在民族主义思潮带动下,少数族裔遭受打压。居住在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因为教信仰而遭受压迫。

贫穷的科索沃注定无法成为欧洲舞台的主角,随着二战爆发,科索沃乃至整个巴尔干又不可避免地卷入到战争之中。

从1938年起,由于英法等国的绥靖政策,纳粹德国相继吞并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等国。

意大利不甘落后,为了在巴尔干半岛建立桥头堡,意军在1939年吞并了阿尔巴尼亚。

通过扩张,德意两国成为南斯拉夫的邻国。为防止南斯拉夫王国倒向同盟国,轴心国在1941年入侵了南斯拉夫。

战败的南斯拉夫被德意肢解,依据民族成分,阿尔巴尼亚族聚居的科索沃被并入意大利治下的阿尔巴尼亚,成为阿尔巴尼亚的“普里什蒂纳省”。

被轴心国占领后,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等地出现大量抵抗组织,两地的游击队给德意军队造成巨大威胁。

南斯拉夫是巴尔干地区大国,当地游击队领导者铁托协助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组建游击队,并给予武器支援。

科索沃是阿南两国无法绕开的话题。在霍查看来,阿族是科索沃的主体民族。他在1946年首次出访南斯拉夫时就向铁托表示“应将科索沃归还阿尔巴尼亚”。

铁托认为科索沃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他指责科索沃阿族充当意大利法西斯的帮凶。铁托还要求霍查提供军队,帮助南斯拉夫科索沃阿族的起义。

科索沃争端愈演愈烈,意识到自身无力对抗南斯拉夫,霍查倒向苏联。苏联借科索沃问题打压南斯拉夫,这也成为日后苏南交恶的原因之一。

作为多民族国家,南斯拉夫模仿苏联,全境划为6个加盟共和国。南斯拉夫还试图吞并阿尔巴尼亚,使其成为南斯拉夫的第7个加盟国。

阿尔巴尼亚对此反应激烈,指责南斯拉夫图谋领土扩张。整个冷战期间,阿南两国关系始终不睦。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加盟共和国下辖的自治区,即科索沃-梅托希亚自治区。南斯拉夫境内的阿尔巴尼亚人对此难以接受。

到20世纪60年代,阿族是南斯拉夫的第4大民族,约占总人口的9%。在科索沃,阿族人口占比更是超过65%。

人口规模小于阿族的斯洛文尼亚族、马其顿族、黑山族都拥有自己的共和国,阿族聚居的科索沃却只是个自治区。

塞、克等斯拉夫人占南斯拉夫人口的8成以上,南斯拉夫的民族政策也强调维护斯拉夫人的利益。

反观南境内的阿尔巴尼亚族,1946至1966年,数万阿族人遭到监禁,超过40万阿族离开科索沃,迁往阿尔巴尼亚和土耳其等国。

直到60年代,为安抚境内阿族的情绪,南斯拉夫在新宪法中承认了科索沃阿族的自治权。科索沃-梅托希亚由自治区变为自治省,获得了地方教育、文化发展的主导权。

塞尔维亚以“防范民族主义”为由,禁止阿族自由悬挂象征民族身份的山鹰旗帜,塞尔维亚语学校也在科索沃遍地开花。

阿族认为这严重损害了自身民族权益,要求脱离塞尔维亚,在南斯拉夫境内成立专属于阿族的加盟共和国。

阿族体量较大,且信仰教,在南斯拉夫这个斯拉夫人占主体的国家显得格格不入。阿族加盟共和国没能成立,甚至自治省名字中“梅托希亚”这个塞语地名都没能取消。

科索沃一直是南斯拉夫境内最落后的地区。为了支持当地发展,从1965年起,南斯拉夫对落后地区的扶持资金中,40%流向科索沃。

南斯拉夫的投入没能取得应有的效果。1947年,科索沃的人均GNP(国民生产总值)约为南斯拉夫平均值的49.3%。

到了1988年,这一数值反倒下降到27%。与南斯拉夫最富裕的斯洛文尼亚地区相比,二者的人均GDP差距从1948年的3.3倍,扩大到1991年的9.7倍。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专项资金不顾及实际情况,盲目发展加工业,致使当地经济结构失调。

其次,科索沃的阿族人口生育率极高,1953至1982年,当地阿族人口从53万增长到123万,占科索沃人口比重从65%上升到77.5%。人口的快速增长迅速稀释了有限的经济增长。

科索沃的阿族人对经济停滞十分不满,南斯拉夫其他民族吐槽给落后地区输血拖了发达地区的后腿,南斯拉夫各民族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铁托是克罗地亚族(南斯拉夫第二大民族),他为了压制塞尔维亚族实力的膨胀,给予其他民族更多权力,以形成制衡局面。

1982年铁托去世,失去了这位政治强人的束缚,这种制衡关系迅速失控。大塞尔维亚主义复兴,而其他少数民族则希望获得独立,民族问题再露锋芒。

1981年,科索沃的阿族举行,要求将科索沃升级为加盟共和国。虽然遭到塞尔维亚的压制,但科索沃阿族人独立的火焰已熊熊燃烧起来。

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在东欧剧变的浪潮下爆发内战。为了争夺边境地带的民族混居地区,1992至1995年,塞尔维亚、克罗地亚等民族大打出手。

至1992年,南斯拉夫6个加盟共和国中的4个相继独立,余下的塞尔维亚、黑山组建了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简称南联盟。科索沃仍属南联盟中的塞尔维亚共和国。

前南斯拉夫境内的独立浪潮影响到了科索沃,当地阿族在1992年5月自行建立“科索沃共和国”,阿族政治家鲁戈瓦当选“总统”。

此时前南境内战火连天,国际社会并未关注科索沃的变化,除了阿尔巴尼亚以外,再无第二个国家承认“科索沃共和国”。

阿尔巴尼亚国内激进分子试图合并科索沃。奈何阿尔巴尼亚在东欧剧变中也发生政权更迭,让本不厚实的家底雪上加霜,无力干预科索沃局势。

1995年南联盟与西方国家签署《代顿协议》,这标志着南斯拉夫内战的结束,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波黑等前南加盟国划定了边界。

《代顿协议》规定“南联盟国境不再发生新的改变”,这断绝了科索沃独立的可能性。1996年,科索沃阿族组建“科索沃”,试图武力独立。

塞尔维亚人成为南联盟的绝对主导民族,塞族人绝不允许科索沃独立。塞尔维亚派遣大量军警进入科索沃,试图控制当地局势并消灭科索沃。就在前南斯拉夫境内其他地区战火渐熄的同时,科索沃却变得硝烟弥漫。

塞族军警与科索沃的交火持续到1999年,科索沃的阿族和塞族平民遭到对方民族武装的驱赶甚至是屠杀。

自19世纪起,俄罗斯出于“斯拉夫民族情谊”和势力扩张的需要,为塞尔维亚的独立和发展提供了大量帮助。

南斯拉夫内战期间,西方国家试图肢解塞尔维亚人主导的南斯拉夫,俄罗斯虽然在苏联解体后国力虚弱,但也尽可能地支持塞尔维亚控制科索沃。

南联盟在外交上亲近俄罗斯,这让西方国家感到不适。1999年2月6日,在美国和北约的压力下,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阿族代表在巴黎举行会谈,讨论美国提出的和平方案。

该方案的主要内容是:尊重南联盟的领土完整,科索沃享有高度自治,南联盟军队撤出科索沃,“科索沃”解除武装,按当地居民人口比例组成新的警察部队,北约向科索沃派遣多国部队保障协议实施。

南联盟和科索沃的阿族对方案都难以接受,阿族坚持要最终走向独立,并且不愿解除武装,南联盟则不同意科索沃获得自治共和国的地位,亦反对北约部队进驻科索沃。

北约表示,该方案的80%内容不得更改,拒绝的一方将受到惩罚。最终阿族代表签署了协议,但南联盟拒绝签字。

空袭期间,俄罗斯为了支持南联盟,同时为了保住在巴尔干的政治利益,出动200名精锐空降兵夺占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的机场。俄军一度与附近的7000名北约士兵形成对峙,但最终没有引发冲突。

俄罗斯的支持无法帮助南联盟对抗北约,南联盟被迫同意塞族武装撤出科索沃、当地交由维和部队控制,南联盟自此丧失了对科索沃的控制权。

对于科索沃的国际地位,在俄罗斯等国的努力下,联合国在1999年通过第1244号决议,承认南联盟对科索沃的主权。

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建立了完善的政权体系,南联盟在2003年改组为塞尔维亚和黑山,简称塞黑。

在联合国的授意下,关于科索沃地位的谈判在2005年启动,由于各方分歧巨大,谈判没能取得结果。

2006年,黑山同过公投独立,这刺激了科索沃地方政府,认为科索沃也拥有独立的权力。

塞尔维亚政府坚持认为,黑山是与塞尔维亚平级的两个国家,黑山独立无可厚非。但科索沃只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政治地位低于黑山。

2008年2月14日,联合国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科索沃的紧张局势。俄罗斯等国力挺塞尔维亚,支持其对科索沃的主权声索。这场会议不仅没有帮助缓解科索沃局势,反倒加剧了局势恶化。

科索沃生怕俄罗斯等国在联合国再搞出不利于己方的决议,索性在2008年2月17日宣布独立。

美国等西方国家迅速承认科索沃“独立”,但这公然违背了联合国1244号决议精神,否认了塞尔维亚对科索沃的主权。

在西方国家的“带头表率”下,截至2021年,在联合国的193个成员国中,科索沃获得其中98个国家的承认,并与其中的86个联合国成员国“建交”。

作为践踏联大决议的结果,联合国拒绝接纳科索沃加入。塞尔维亚政府也展开外交公关,试图减少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国家数量。

“独立”的科索沃实行议会制(类似于德国、印度等国),总理是国家的实际“当家人”,总统只是虚位元首。

当地仍是欧洲最贫穷的地方。截至2021年,科索沃GDP总量仍不足100亿美元,人均GDP约500美元。

阿尔巴尼亚的一部分政客意图实现“阿科合并”,毕竟两地的阿尔巴尼亚族都是一家人。但阿尔巴尼亚人均GDP也不过6500美元,几乎全欧垫底。科索沃对“穷穷联合”的热情并不高。

科索沃问题是塞尔维亚的核心关切,但塞尔维亚无力改变科索沃现状。为加入欧盟,塞尔维亚试图缓解与科索沃的关系。

2017年,刚刚当选塞尔维亚总统的武契奇表示“塞尔维亚如果接受科索沃的现状,就会一直被困在冷战的格局中”。

在西方国家介入下,塞尔维亚与科索沃频繁接触。双方甚至在2018年计划交换边境领土。但塞尔维亚不肯在承认科索沃这个问题上松口。

时至今日,科索沃,这片见证了塞尔维亚辉煌历史的土地已鲜见塞尔维亚的痕迹。当地的阿尔巴尼亚族虽然“裂土称王”,却也不得不在贫穷的泥淖中前行。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