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才大出血优秀技术人员纷纷出逃

自从俄乌战争以来,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技术人才逃离了这个国家。他们不看好俄罗斯的未来,纷纷计划在其他国家重建生活和事业。

2月下旬,俄乌战争并开始国内,几天过后,在三月初,拉脱维亚里加的风险资本家康斯坦丁·西尼乌申包租了两架离开俄罗斯的飞机,帮助人们逃离俄罗斯。

这两架飞机从莫斯科起飞,载着来自俄罗斯首都、圣彼得堡、彼尔姆、叶卡捷琳堡和其他城市的科技人员。两架飞机共运送了约300名软件开发人员、企业家和其他技术专家,其中包括30名来自西尼乌申支持的初创公司的俄罗斯员工。

这些飞机向南经过黑海,抵达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在入侵后的几周内,成千上万的俄罗斯科技工作者逃离了俄罗斯。数千人飞往格鲁吉亚、土耳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其他允许俄罗斯公民无签证入境的国家。

截至3月22日,一个俄罗斯科技行业贸易团体估计,有5万至7万名科技工作者离开了俄罗斯,预计还有7万至10万名科技工作者也会很快离开。他们是大规模俄罗斯人才外流的一部分,他们的离开可能对俄罗斯的经济产生持久的影响。

我们采访了二十多位目前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俄罗斯科技工作者,其中许多人是最近几周才离开俄罗斯的,他们是俄罗斯科技工作者社区的组成部分。采访显示,这次人才外流将从根本上改变俄罗斯的科技行业。这个行业曾被视俄罗斯经济中一支崛起的力量,现在正在失去大量人才。俄罗斯正在失去为俄罗斯的未来创建公司的最优秀的年轻人。

西尼乌申在里加的办公室通过翻译说道:“大多数俄罗斯科技工作者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他们要么为国际化公司工作,要么为全球市场建立在俄罗斯的新公司,因此他们正在离开俄罗斯。”

芝加哥大学哈里斯公共政策学院的经济学家康斯坦丁·索宁表示,最近的人才流失将改变俄罗斯科技行业10到15年的势头,他说:“现在就像90年代,当时谁有能力就会搬到国外去。”索宁已经从俄罗斯移民到了美国。

与能源和金属行业相比,科技只是俄罗斯经济的一个小部分,但它一直在迅速增长。经济学家说,大量年轻的、受过教育的、有远见的人才外流流失可能会对俄罗斯未来几年的经济产生影响。

专门研究俄罗斯经济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经济系主任巴里·艾克斯说:“长期的影响可能比短期影响更大,最终,俄罗斯必须实现经济多样化,摆脱石油和天然气,它必须加快生产力的增长。技术是实现这一目标的自然途径。”

技术人才离开这个国家,是因为他们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想再生活在普京政权之下,并且他们担心,如果留下来的话就不能自由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科技行业的薪水相对较高,这使得他们有逃离俄罗斯的资金。与全球其他科技工作者一样,他们可以在任何有笔记本电脑和互联网连接的地方继续工作。

在外国政府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许多美国和欧洲公司停止了在俄罗斯的销售,在禁止使用银行和互联网服务之后,一些俄罗斯技术工人没有必要的工具来完成他们的工作。公司也难以支付他们的工资。

一些人为在俄罗斯设有总部的公司工作,另一些人则为总部在其他地方的公司工作。美国和欧洲的许多初创企业(包括许多由俄罗斯出生的企业家创立的企业)都依赖俄罗斯的软件编码员、工程师和其他技术工人。对于生活在国外的俄罗斯企业家来说,这些工人的能力卓越,而且他们不像硅谷和美国其他地区的专家那样昂贵。

旧金山一家帮助学生争取大学奖学金和助学金的初创公司StudyFree,在俄罗斯雇用了约30名工人,这家公司的俄罗斯裔创始人达莎·克罗什金娜说,将这些员工留在俄罗斯已经成为一种负担,因此公司将他们全部迁了出来。

3月,在互联网信息应用Telegram上,一个为从俄罗斯搬到埃里温的人提供各种帮助的群组,成员人数已激增至1.8万人。工作日期间,俄罗斯科技工作者挤满了埃里温的咖啡馆和其他公共场所,据许多通过Telegram群组寻找公寓的人说,由于他们争抢住处,房租价格已经大幅上涨。

阿拉姆·沙班达安是驻埃里温的前谷歌员工,他正在帮助搬到这座城市的俄罗斯人,他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优质公寓供给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拥有高薪和高标准的人,埃里温快要容不下了。”

亚美尼亚经济部长瓦汉·克罗比安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一个与俄罗斯有战略关系的国家,它并不鼓励公司从俄罗斯撤出,但如果公司决定搬迁,亚美尼亚将努力接纳它们。

他说:“亚美尼亚科技界正在为他们的俄罗斯朋友提供支持,政府非常重视给俄罗斯公司提供一个不太昂贵且适合他们工作的好地方。克罗比安估计,有4.3万人从俄罗斯搬到亚美尼亚,其中一半人持有俄罗斯护照,一半人持有亚美尼亚护照。

克罗比安说,美国一家软件公司米罗(Miro)将它的俄罗斯员工包机送往埃里温,并将他们安置在位于市中心的两家酒店里。俄罗斯的一家软件开发公司X-tensive也将员工搬到了亚美尼亚的城市,因为这家公司的主要客户ServiceTitan在那里有一个办公室。

米罗公司曾公开表示,它正在将员工迁出俄罗斯。X-tensive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这些员工中的许多人最终可能会迁移到其他地方,因为签证要求他们在一定期限后离开目前的国家。许多人不确定他们会去哪里。有些人计划搬到更远的新兴科技中心,比如迪拜和里斯本。

俄罗斯初创公司HintEd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尔乔姆·塔加诺夫说,他认识大约70名像他一样逃到亚美尼亚的俄罗斯公司创始人。他说,如果企业家们留在俄罗斯,他们的公司只能服务于当地市场。

塔加诺夫说:“在这一切开始之前,俄罗斯有一个如此强大的技术基础。现在,人才流失的情况将持续5到10年。”

俄罗斯有培养优秀软件工程师和网络开发人员的传统。Telegram和Yandex等知名公司都来自这个国家。由于制裁切断了俄罗斯与全球经济的联系,科技公司将不得不模仿中国的模式。在中国这个更大的市场,企业通过迎合本地客户而获得成功。

据国家媒体报道,俄罗斯政府希望通过提供较低的税率、优惠的抵押贷款,将科技工作者留在国内,政府甚至承诺科技工作者不会被征召入伍。上周,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呼吁俄罗斯科技工作者创造“我们自己的生态系统”。

米舒斯京在他对议会的年度讲话中说:“祖国给了你们工作所需的一切,你们能够为你们的国家、为你们的公司安稳地工作,正常赚钱,舒适地生活。”

他们可能不得不重新构建现代软件和互联网服务所需的许多基本工具。由于制裁限制了供应,关键的计算机硬件可能变得更难找到。

斯捷潘·帕奇科夫被许多人认为是俄罗斯第一批成功的科技企业家之一,因为他建立了为苹果机器生产手写软件的“帕格拉夫国际”公司(Paragraph International),他表示,最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多年来一直在离开这个国家,现在这个速度正在加快。

由于俄罗斯在经济上与世界隔绝,在国内的限制越来越多,帕奇科夫认为俄罗斯将来的经济不容乐观。他说:“这是破坏性的,如果你失血过多,那对身体来说就是死亡。俄罗斯这个国家现在正在大量失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1-0!7500万球星造52年神迹,用7场比赛完爆姆巴佩,切尔西该后悔

当年40岁的翁帆,在杨振宁的催促下去医院冻了9颗卵子,说这是“后悔药”,医生说9个卵子有点少,生孩子的线颗才够

小长假探店:消费者对iPhone 14 Pro更感兴趣,周五才能摸到真机

郭明錤:苹果iPhone 14 Plus预购比13 mini差,产品策略失败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