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制造者”佩洛西访问亚美尼亚目的不纯

9月18日,佩洛西参观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纪念馆时,与亚美尼亚议会议长阿伦·西蒙尼扬(右)交谈。视觉中国供图

“今天,从美国到乌克兰,到台湾(地区)再到亚美尼亚,世界需要在民主与专制中作出抉择。”9月17日,到访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当天,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这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话。在埃里温访问期间,佩洛西谴责阿塞拜疆日前对亚美尼亚发动军事攻击,称美国随时准备向亚美尼亚提供必要协助。

佩洛西此访,是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边境冲突再度升级、亚国内政治精英对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不满情绪上升的背景下进行的。冲突双方一个是与土耳其关系密切的阿塞拜疆,另一个是与俄罗斯有盟约的亚美尼亚。

上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边境地区紧张局势骤然升温。9月13日,两国分别指责对方攻击本国领土,随后爆发激烈交火。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称亚方至少有105名军人在这场冲突中丧生,阿塞拜疆方面也称有大量阿军人战死。

亚阿冲突由来已久,主要争端围绕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当前,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纳卡是阿塞拜疆(主要信仰教)领土,但纳卡居民主要是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为争夺该地,两国频频爆发军事冲突。1988年至1994年,两国爆发第一次纳卡战争,亚美尼亚占据绝对优势,纳卡地区保持亲亚的独立地位。2020年第二次纳卡战争爆发,阿塞拜疆军队完全占据优势,两国在俄罗斯的调停下签署停火协议,俄罗斯和集安组织调派2000人的维和部队进入纳卡,亚军从该地撤出。

就在佩洛西9月17日到访埃里温前夕,因不满俄罗斯在此次亚阿冲突中“无所作为”,亚国内政治精英对俄罗斯和集安组织颇有微词。亚议会议长阿伦·西蒙尼扬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面对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的侵略行径,集安组织的反应令埃里温心寒”。亚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格里高良也称,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的“侵略”已经触及俄罗斯与亚美尼亚签署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根据条约,两国在遭到外国攻击时将坚定捍卫彼此领土完整和主权,“但是,这次冲突爆发在我们的主权领土上,我们还是没有等到俄罗斯方面的军事援助和支持”。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麻烦制造者”佩洛西开启了亚美尼亚之行。表面上看,她的出现似乎给亚美尼亚带去了“声援”与“希望”;但实际上,她怀揣的只是虚伪的算计和不切实际的臆想。

佩洛西的立场并不完全代表白宫立场。佩洛西在埃里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亚阿边境爆发冲突是阿塞拜疆发动袭击在先,“美国国会已经制定了一项决议,将在必要时对亚美尼亚提供协助”。但人们注意到,与佩洛西的挺亚立场不同,华盛顿一直试图在此事上保持中立,呼吁亚阿两国加强对当前冲突的管控。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日前在记者会上说,美方已向亚阿两国领导人明确表示,“这场争端不可能有军事解决方案,两国必须要为冲突降级作出共同努力”。

佩洛西此次访问亚美尼亚的言论,几乎可以肯定将是口惠而实不至。据亚美尼亚媒体报道,佩洛西对亚议会议长阿伦·西蒙尼扬说,“我抵达埃里温,就是要听取亚美尼亚在国防领域的需求,并和你们商讨未来可以一起做些什么”。但在回答亚美尼亚记者提出的“如果亚美尼亚退出集安组织,华盛顿可以为埃里温提供哪些替代性安全保障机制”问题时,佩洛西选择了回避,转而称,“埃里温对莫斯科的反应感到失望,就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俄罗斯《独立报》评论称,“佩洛西给亚美尼亚带来了形式上的‘尊重’和‘道义’上的支持,但是,华盛顿究竟能给埃里温提供哪些具体的帮助?也许,‘拭目以待’的意思就是,亚方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但美方的答案可能遥遥无期。”

实际上,佩洛西选择此时访问亚美尼亚,是另有盘算。阿塞拜疆外交部网站9月18日对佩洛西言论回应说,佩洛西对阿塞拜疆的指控毫无根据、不公正,且完全不可接受。佩洛西一般被认为是亲亚美尼亚的政治家,考虑到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她正在利用此访为争取亚美尼亚裔国会议员的支持——这一切显而易见。但是,“通过伤害阿塞拜疆利益将美国国内政治议程转移到南高加索地区,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这也是对亚阿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严重打击”。

阿塞拜疆国际关系分析中心主席法里德·沙菲耶夫也表示,佩洛西正在加州选区争取亚美尼亚裔美国人的选票,“到访亚美尼亚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公关手段,但她伤害的却是域内国家的利益”。

佩洛西借此访离间俄罗斯与亚美尼亚的企图也显而易见。佩洛西9月19日离开亚美尼亚当天,俄罗斯副总理阿列克谢·奥韦尔丘克率代表团抵达埃里温出席第九届俄罗斯-亚美尼亚区域间论坛。他在论坛上表示,俄方坚决支持以和平方式解决纳卡问题,“我们正在积极推动亚阿两国边境去军事化进程。除了和平解决这场冲突,别无其他军事选项。我们还主张通过谈判和深化俄亚经贸关系来寻找问题的解决办法。实践证明,只有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才能应对任何外部挑战”。

9月19日,俄总统网站刊登普京总统对俄亚区域间论坛的致辞。普京在致辞中特别提到,今年是俄亚《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署25周年,“过去一段时间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在各领域的建设性合作中积累了丰富经验,两国关系已提升到了高水平的同盟关系”。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同日表示,俄罗斯欢迎旨在化解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紧张关系的任何真正努力,但佩洛西此番造访亚美尼亚的行为和言论“真的很不像外交,而是别有用心”。

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稍早前已表示,亚方没有推迟举行亚俄区域间论坛是因为,“亚美尼亚与俄罗斯的区域间合作在发展两国同盟战略伙伴关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亚美尼亚最高主教阿兰一世近日也发表一份声明称,亚美尼亚当局在地缘政治博弈中应始终保持清醒,“政治对话、灵活性和现实主义不应对亚美尼亚领土完整、安全和独立构成威胁,这是我们人民和国家的底线”。

有国际政治分析人士指出,亚阿边境冲突已然再次发生,各方的当务之急应是呼吁理性克制,让紧张局势尽快降温,而不是为了一己一党私利离间域内国家关系,肆意操弄地缘政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9月16日也表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是中国的友好合作伙伴,希望双方遵守有关停火共识,避免局势进一步升级,通过政治对话化解矛盾分歧,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和人民生活安宁。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