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友人称中国抢救幸存者效率令人钦佩

据记者了解,在汶川地震的第二天,RTS就向成立不到一个月的亚美尼亚紧急状态部提交申请,要求赶赴中国四川开展救援工作。几天来,霍队长和他的核心队员一直通过电视关注着中方的救援工作。霍队长说:“虽然我们得到的信息不够多,但中国军队抢救幸存者的效率让我们很受震动,也很钦佩。”

斯皮塔克搜救队掌握的统计资料表明,60%至70%的遇难者是在地震后一个小时内死亡的,因此,地震初期的救援工作必须争分夺秒;超过3天,搜救队工作的主要内容将转变为做好罹难者的善后安置。

霍队长说:“军队救援的最大优势在于可以缓解受灾群众的恐慌情绪。”在1990年的伊朗大地震中,他们曾亲眼看到伊朗国民卫队在震后恢复救援秩序、减少市民恐慌方面发挥的作用。

亚美尼亚医疗中心的资深医师、负责救援队医疗小组工作的格利高利补充说,一支受过良好训练的救援队,同样可以大大提高幸存者获救的机会。“这里面既有专业要求,但更主要的是经验。”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的鼻子比两条受过训练的搜救犬还要管用。”这并不是笑话,霍队长介绍说,在两次赴伊朗救援的过程中,格里高利就曾在搜救犬都没有闻出来的地方救出两名幸存者。

1988年12月7日中午,距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60多公里的斯皮塔克镇发生里氏7级的浅层大地震,该镇80%的建筑物被毁,2.5万人罹难。地震发生后,霍队长和他手下的一支志愿者救援队立即赶赴斯皮塔克参与救援工作;一个月后,斯皮塔克搜救队正式成立。搜救队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有物理学家、登山队员、医生、数学老师、焊接工人等,他们在本职工作之余从未间断自我培训。从1989年开始,斯皮塔克搜救队先后参加了塔吉克斯坦、伊朗、土耳其、印度、格鲁吉亚等国的地震和雪灾救援工作。霍队长说:“拯救生命是不分国界、不分意识形态的!”

霍队长强调说,与身体条件相比,搜救队员的心理素质更重要。可以想象,面对大量交织着鲜血与求救的场面,没有好的心理承受能力,是难以完成救援工作的。“对地震救援来说,我们对志愿者的要求是要有一周以上的心理忍耐力。在实际救援工作中,我们也考虑到了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超过一周,我们将对志愿者队伍进行轮换。”

虽然斯皮塔克搜救队是民间性质,成员都是志愿者,但这些志愿者已成为亚政府不可或缺的帮手。

采访结束时,霍队长看着营地内封存着救援设备的集装箱说:“每一次救援行动都是一次经验和数据的积累。我们相信,中国同行会认真总结这次汶川大地震的救援工作经验,在未来的国际救援行动中帮助其他国家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